微信扫码

  • 暂无联系客服
  • 暂无热线电话

黑牛山故事

        黑牛山村四面环山,山势起伏连绵,东有拔山,西有黑牛山,南有尖山、水盘山,北有南狼山、北狼山、小山。黑牛山村便随形就势座落在群山的环抱里。村中有一深沟通贯南北,将本不大的村落一分为二。
        黑牛山村原叫顾家庄,因西依黑牛山,且与山下一村重名,改为现名。黑牛山形如一头卧牛,且山石灰黑,故名。当然村里人赋予她更多的传说。说是旧时有一个给地主放牛的娃子,天天吃不饱饭,有一天实在饿极了,便杀了一头牛,和其他同样穷苦的孩子饱餐一顿。吃完后将牛头按在山南头,将牛尾插在山北头,慌慌张张跑回地主家里:“老爷老爷,不好啦,咱家牛钻山里去啦?”地主一听岂有此理,提上鞋摸着烟袋去看个究竟。可不!那牛头不就在露在山外边,牛尾巴还一甩一甩地!地主大惊,烧香磕头不说,绝口不敢提丢牛的事儿了。还有一说,《水浒传》中的孙二娘曾在这里开过黑店,专杀周遭作恶多端之人,持此说的人还能举证早年见到过零星建筑遗存。当年日本侵华时(1941年),在山顶上构筑工事,建国后被拆毁,基础仍在。
        东面拔山山体不大,自成一体,被老人们称作会长的山。有一种说法:此山60年拔一拔(长一长),故名拔山。山上亦有日本鬼子留下的工事。
        尖山因山尖得名。尖山东南向还有一山曰水盘山,上面植被茂密,更为难得的是山腰处有一泉名金银泉,里面住一只金蛤蟆一只银蛤蟆。每年雨季涌泉,泉水顺势西流,穿村南北,一直到冰冻方止,解决了一村人大半年的吃水问题。水盘山顶原先还有一处寺庙(始建无考),独成一体,住着出家的和尚和远来的游僧,历来香火不绝,直到文化大革命和尚被驱逐,才逐渐败落下去。更有外村一个哑巴,每天住在那里,将寺院拆得一塌糊涂。再后来附近各村的人将石板拉下山去盖宅院,寺院便基本片瓦无存。
        狼山在村北,因方位分为南北两山,最早时是狼群出没的地方。村北还有一山曰小山,是山林墓地,村里人故去了便在这里起处坟头,枕山长眠。山上原来还立一石碑,记载着村的起始,是村里极其珍贵的文物,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拉倒,仍存。
        自然环境大约如此。还有一处,也能提及。在村子最南端,有一大土岭,高宽各有二十余丈,被村里人尊为土龙,佑护全村男女老幼,但是不宜动土。前些年有人不信,在下面劈土,一土块下来正中面门,当场气绝。
        黑牛山具体起于哪年哪月已经无考,根据村碑记载,祖上是从清州府益都县柳桁(heng)头村迁来的。村里90%以上是姓顾,另外还有王姓、刘姓居住,属于外来户,顾姓是该村正源,根据顾氏祖谱,至今约十五代传人。
        村的创始人,也就是顾家的老祖宗叫顾德重。相传德重老爷爷最早生活在山外的顾家庄,离黑牛山约有十里地的样子。德重老祖生母早亡,少年跟着继母,因不堪忍受其虐待孤身离家出走,偷偷跑进山里——也就是黑牛山村现在的位置——饥渴难忍,见一清泉,水涌如莲,入口甘洌。此泉位置在村北部的沟中,具体位置约在顾修山家下面,可惜后来被填平,泉眼无从查找。
        少年出走的德重老祖白天还可以野果充饥、泉水解渴,晚上却是缺衣少被,四处又有狼声,甚至能看到不远处如同鬼火明灭的狼眼,心惊胆战、孤苦无依,不几天便病倒了,在绝望悲苦中听天由命。当他半夜从昏迷中醒来时,感到身上暖和了许多,一种儿时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等仔细一看,简直吓得魂飞天外:妈呀!一头狼正趴在他身边!老祖宗闭着眼,骇得大气不敢出一口,如同狼爪下的兔子,随时有可能被撕烂。
        天快亮了,老祖宗感觉那狼并没有要吃他的意思,悄悄地从他身边爬起来,轻轻抖了抖身子,无声地钻起树林不见了。老祖宗惊歪歪爬将起来,身上的汗象淋了一场雨,病也吓好了。更让他不解的是,旁边还有一只断了喉咙的野鸡,唯一的解释是那只陪伴他的狼叼来的。
        又到了晚上,老祖宗不敢入睡,背靠树坐着,手里握紧进山时带来的那把镰刀,以防不测。果然能看到一双狼的眼睛在树林里闪烁,便壮着胆子,手里的镰刀握得更紧,与远处的狼眼对峙,随时准备拚命。到了下半夜,老祖宗实在难忍困意,身子一歪还是睡着了。睡梦中又感觉睡在热被窝里,周身暖暖的。那只狼仍然守护了他一夜,仍然留给他一只野味,仍然在天快亮时悄然离去。
        老祖宗算是明白了,这只狼是来保护他的,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这也是黑牛山后人一致认同的先祖传奇。
        顾氏老祖慢慢长大成人。最初靠他那把旧镰刀开荒种地、搭棚造屋(土屋),到后来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子孙繁衍直到现在的老少七百余口,分布在全国多个省份,当然更多的还是固守田园,过着平静而闲适的生活。
        顾氏子孙祖祖辈辈衣钵相传,过着农耕的生活,似乎没有出类拔萃的非常之人,也没有非常之事。据老人们讲,在清时,有一个位先祖曾经中过秀才,做过泰安府助理通判之类的职务,并赏穿黄马褂。发展鼎盛时期,一位先祖曾成为附近一带知名大财主,收租时节,送粮食的佃户车水马龙。这里也有一个传说。说是发迹前,这个先人眼看到谷子从他家的阳沟(墙角处淌水的沟渠)象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进来,此后他家便日渐兴盛,富甲一方。败落时,他的一个儿孙又仿佛看到谷子从他家的阳沟流出去。还有传说早年他家盛粮食的瓮边盘着一条青蛇,那粮食怎么往外舀都见下;走“败”字时那蛇便不见了,诸如此类传说不一而足。那时间大约在清末早几年。
        还有一个地主,当辈子创下四顷地,也是远近闻名。后来被一个长工一把火烧了所有的粮草,将在山上二十多个猪圈的猪全部下药毒死,自此家境败落。这也大约是清末后几年的事儿。
        日本人进村后,在山上修筑工事,在村里抓了不少壮丁。总得来说顾家还是守道义的,虽然唯诺却也并未卖国,倒是出了几个抗日的志士。村民们曾在村长的带领下,趁着黑夜将日本人修工事的木材偷下山来,将那些日本宪兵骇得目瞪口呆。也有不少先人走出去参加到抗日斗争中去,为顾氏家族赢得荣耀。
        小山村与全国人民一起,共同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进行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同样也开展了土地改革,建立了人民公社,修了公社食堂,家家砸锅大炼钢铁,也曾饿得吃树皮草根;进行了文化革命,一起跳忠字舞,发自内心的悲痛缅怀三位伟人的同年离去;又在改革开放的号角声中一起走进新时代。从这以后,更多的村里人开始走出去自谋生路,人们也有了更新的生活方式和目标追求。当公家人不再是村里孩子至高的追求,从事二三产业的人越来越多,也有的人定居到城里,成了经理、商人或者国家工作人员。小山村人去屋空,变得更加沉寂。现在听说要在山外建农村社区,一鞭子赶,所有人都到山外楼上去住,让农民眼看着就要过上市民生活
        时光如流,百年变迁,就是这个人类聚居的零星一角,曾经发生过多少事情又怎可能尽诉!人类的历史人类自身已无法作结,时间才可能是真正的永恒!再有几十年、上百年,顾氏老祖始创的小山村也许会象那匹狼一样成为一个传说。只有那飘荡的山风和山顶的白云还会记得她的样子。
        附:顾氏先祖顾德重墓碑
        盖闻本固者枝荣源远者流长人之有鼻祖犹木之有本水之有源我顾氏之族自清州府益都县柳桁(heng)头迁居于肥邑西南鸡鸣山之阳庄以姓名瓜  ,绵延本支蕃盛传至八世族祖德重兄弟三人惟德重公又迁居于黑牛山之东自立村落以姓名新庄当闻迁居以来无室可居惟土屋是住无地可耕以垦田为业经营拮据书尽夜不遑家渐丰焉公德配田孺人生二子长(讳)思英次(讳)思杰相继务农若考作室厥子乃肯堂而肯构厥父菑(zi)厥子又肯播而肯耕田是家道昌隆事业富厚居于斯聚族于斯百岁寿终遂立茔于斯焉传至于今约至八世并无碑记特恐代远年湮后世子孙不知祖宗之坟墓何在春秋之孝思难尽在紊合族共议建碑于公之墓前并序谱于碑阴以承先人之志无愧孝思之心于是支派分为长幼序焉春露秋霜之感木本水源之意赖以不替云尔